視障朋友之我見 –冠良

article-new-thumbnail-ehow-images-a02-7f-ov-interact-people-who-blind-800x800

在科技發達的今天,視障朋友的知識水平已經大有提升,更重要的是,我們已經擁有嘗試很多工作的能力。

透過語音及點字輔具的幫助下,成功完成了獲取更多資訊來源的夢想,輔具的種類如: 盲用電腦、智慧型語音手機等資訊產品。

現在的視障朋友,缺少的不是「 同情」,更不是「 補助津貼」,而是一扇讓我們可以嘗試展翅高飛的「 機會」 之窗,

因為台灣對於視障朋友的認識還有很多不夠了解,更重要的是還停留在以前的傳統印象,例如: 盲人只能做按摩,只能學算命,只能學唱歌,只能聽收音機,只能等待別人來協助等刻板印象。

這些印象在冠良的生活當中,常常被這樣詢問,這樣的情況,更凸顯出台灣對於視障朋友的宣導還有待加強,而並非只是局部性的印象而已。

如果希望改善視障朋友的現況,真正打開視障朋友的「 機會之門」,那必須要摒除一般社會大眾對於視障朋友的「 同情眼光」。

因為只有讓更多人看見,我們視障朋友需要的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適合的是什麼?才能真正讓視障朋友完全融入這個社會體系。

以下針對幾個方向,作概略的說明,讓大家能夠更明確的了解及思考。

(一) 視障教育:
不管是先天失明或後天失明的視障朋友,也不管是「弱視」 或者「 全盲」 的視障朋友, 在視障朋友的生命當中,教育扮演著核心的角色,而教育又被分成兩種。

1、家庭教育:
這是一種最快也最直接與我們生活接觸的時候,透過父母、兄弟姊妹、其他親友的互動,讓視障朋友能夠瞭解生活的點滴與樂趣, 如果家人能夠多與視障朋友分享所見所聞的資訊,相信視障朋友會更容易啟發其內在之自信與思索能力。
當然,也有可能的缺點,而以下這些缺點,也導致有些視障朋友無法與家人有良好的互動,更會有許多自信心不族的想法產生。
(1). 父母太忙,無暇關照視障朋友的生活與關愛。
(2). 兄弟姊妹擁有自己的娛樂或玩伴,對於視障朋友缺少了解,無法在生活中帶給視障朋友良好的互動模式。
(3). 家人對於視障朋友過度擔心,無法完全放手,只會以負面的勸告導致缺少嘗試的機會。

以上所指出的缺失,間接影響視障朋友的自信心與思考及理解能力。 如果家人能夠適時的給予視障朋友正面的能量,避免這些缺失,相信在視障朋友的成長過程中,能夠啟發其重要的人生價值。

2、學校教育:
每一位視障朋友在不同的成長背景薰陶之下,來到學校的團體環境學習,凸顯出有些同學程度較好, 而有些同學因為成長過程中沒有那麼的順利,所以在學習的程度上也較為弱勢, 這樣的情況下,導致了以下這些問題。
(1). 彼此之間會排斥或不理這些程度較差的同學,形成言語刺激或惡作劇的行為發生。

(2). 老師不知道怎麼教導這些學習緩慢的同學,採取「 放牛吃草」 的方式,導致能力日趨惡化。
(3). 自信心嚴重受到打擊,形成「 自甘墮落」 的嚴重局面。

在上述所指的這些缺失當中,會嚴重影響某些視障朋友日後的生活及就業,更重要的是社交的能力。
如果學校能夠加強同學與同學之間的和樂相處,彼此鼓勵,用更多的愛與包容, 老師能夠時刻關注這樣的同學,在他們的優點上尋找適合他們的興趣建立自信,而不只是強迫把書念好,才是最有幫助的教育。

因為,這樣的同學,若在家裡已經缺少溫暖和有效的生活引導,如果學校又不能給予正面的能量, 即使他們順利高中畢業,進入職場之後,即有可能只會形成更多的家庭和自己的負擔。

另一方面冠良也發現,不少視障朋友高中畢業想要繼續求學,而迫於經濟壓力,而放棄學業,其實這也是一件蠻可惜的事情。

因為要改變視障朋友的傳統觀念,只有繼續朝自己有興趣的領域努力專研, 知識變的非常的重要,而視障朋友需要與這個社會競爭及自給自足,知識能力就非常重要,也勢必需要提升,提升能力的有效直接的辦法就是「 知識來源」,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累積更多的經驗值,成長更多的思考與判斷力。

如果政府能夠保障視障朋友或其他障礙朋友比一般人更享有建設及長期的教育計畫,讓大家能夠不受經濟壓力的生活影響,相信能夠營造更多的社會菁英。

(二) 視障生活:
在視障教育的努力下,才能夠帶給視障朋友充滿自信,在生活上勾勒出更多的夢想藍圖。
冠良與其他視障朋友一樣,可以自己生活的很開心,雖然我們有時需要愛心從旁協助, 但是,其實我們都能很開心的作到上街購物、用餐、娛樂,只是常見重要的會碰到以下的困難。

行走方面: 在陌生環境中的行走及探索,較容易受到許多障礙物與高低不平的路況影響,搭乘公車、捷運需要開口尋求協助。
購物方面: 視障朋友往往在賣場、超市購物時,因為無人協助解說商品,無法在短時間認識陳列架上之多種物品,因此在選擇上受到許多的限制。
用餐方面: 當視障朋友進入餐廳用餐時,容易面臨店員對視障者不夠瞭解,導致在點餐、帶位上無法清楚告知及協助, 加上人手不足、客人較多的情況下,較容易忽略視障朋友的狀況。
娛樂方面: 因為視力不方便,往往到娛樂場所如:電影院、ktv、遊樂園等地方行動時,對於設施不夠清楚了解, 加上服務人員的無法有效引導,不能從旁給予協助,導致視障朋友無法完全融入社會當中。

如果能夠倡導讓更多人認識視障朋友就像認識「 紅綠燈」 一樣的習以為常,我相信視障朋友的生活會多出很多的保障。

加上視障無障礙的設施,增加更多語音告示牌、語音警示牆,相信要獨立行動都不是問題的。

(三) 就業方面:
在台灣的視障朋友大部份的工作有七成左右是從事按摩行業,只有兩成左右的視障朋友從事一班的行政工作, 這裡指的行政工作如: 點字教科書校對、接電話人員、公職人員等等,而僅有一成左右的視障朋友從事教學工作或者街頭藝人的表演工作。

在這樣少數的工作機會不平等資源之下,大家還是認為視障按摩才是被大多數人所認同及接受, 冠良也清楚要革命性的改變,仍需要一段很長的歲月及努力,畢竟這些改變需要很多有心人士的配合,政府、企業、學校、室障社福團體多方面的相互呼應及共識, 才能真正開發出更多的就業機會,而並非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希望透過冠良的描述,能夠真正在更多朋友的心中埋下「 視障朋友很優秀」 的正面信念, 一起牽手帶領視障朋友感受台灣的每一個熱情角落。

 

在〈視障朋友之我見 –冠良〉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