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壹週刊] 我願眼盲

(回顧) [壹週刊] 我願眼盲
                                                                                                欄目:坦白講

標題:我願眼盲

撰文:鄭進耀

攝影:黃威勝

引言:

盧冠良,21歲,按摩師,新莊

內文:

六歲時,我的視網膜神經病變成了全盲,八歲發燒過度,耳朵幾乎聽不到聲音,後來雖

然有戴助聽器,但還是常覺得世界好像就只剩我一人,又寂寞又害怕。

爸爸常告訴我,要好好練按摩,才能養活自己。為了讓他安心,住盲人小學久久才回家

一次,一回去我就主動幫他按摩,其實根本還沒學,是亂按,爸爸卻說我按得好,這是

對家人最溫暖的記憶了。受到鼓勵,小學五年級我纏著國中部開始學按摩的學長,要他

們教我,我最大的興趣就是下課幫朋友和老師按摩,沒想到這一按,每個人都說我按得

好,朋友也變多了。

我十五歲拿到按摩技術士執照,是台灣拿到執照最年輕的人。十八歲和女友開了一家小

按摩店。這次八八水災,我也想出一點力,但賺的錢不多,要搬物資又看不見,我就到

現場去幫志工免費按摩,那個時刻,我知道我是個有用的人,對這個世界還能付出。

其實,按摩很花體力,日子過得辛苦,我沒有視覺,聽覺也不太好,只剩下味覺,所以

常在網路上尋找美食資訊,一到假日就迫不急待搭著計程車去吃。我這幾年才第一次吃

到牛排和椒麻雞,有次去了馬桶餐廳,餐具都做成馬桶狀,邊吃邊想笑,世上竟然有這

種事。其實,很少盲人像我這樣到處走。說起來奇妙,如果不是眼盲又重聽,我也不會

比別人認真學按摩,如果不是按摩,我也沒辦法交到這麼多朋友,不怕與人互動。

明眼人的世界看得愈多,顧忌害怕的事愈多,如果有天我也看得見,是不是會開始嫌女

友的長相?去餐廳也沒有聽服務生講解菜單想像味道的樂趣了,所以現在我一點也不想

「看到」,每天晚上拔掉助聽器後,世界沉默而平靜,我不再感到寂寞害怕,你們有的

我都有了。

圖說:

盧冠良利用盲人電腦(前方黑盒子會將網頁翻譯成點字,後方喇叭有語音輔助)

不僅搜尋美食資訊,也做網拍的生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