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你所看見的那樣,他是我的哥哥

與長官合照

我的哥哥

是我小時候唯一的伴

我總是跟在你的左右

陪你聽錄音帶

幫你拿衣服

幫你穿鞋

長大了一些

有了同年紀的玩伴

偶爾會小小忽略了你

但是我不准讓外人欺負你

爸爸說又這樣的哥哥並不丟臉

我謹記在心

有過他們在門外面大聲談論著你的殘缺

你耳朵不好

問我外面的小孩在說甚麼

我就裝傻的說她們是在對我說話

之後就開門惡狠狠的不准他們亂講話

我們總是一起唱歌

一起遊戲

一起講著聽到的故事

“你看 你看 月亮的臉~~” “青青河畔草”
是我們最愛唱的歌

長大一點點的時候

你被送進了學校

天呀

那時你才幾歲
你七歲 我六歲

你甚麼都不懂

那樣的害怕

因為當初媽媽曾經把你跟我在同間幼稚園待一天

我就知道

你對陌生的環境有多麼的無助

但是我無能為力

因為你必須上學

我只能每個禮拜陪著你回到學校的宿舍

看著你不願意的身影

爸爸的好言相勸

媽媽的眼淚

每個禮拜重複上演

媽媽每天總是無法睡好

做夢都會夢到你而驚醒哭泣

不是因為媽媽不夠堅強

而是悲傷過於沉重

後來

你漸漸不哭鬧了

甚至吵著不要太常回家

因為你有了好同學

我好替你開心

但是你仍害怕分離的感覺

每次過年以及暑假

只要阿姨及外婆他們要回去時

你的大肆哭鬧讓旁人更加不捨

於是爸爸訓練你堅強

不准哭

總是比我更嚴格百倍來對待你

因為爸爸對我說過

唯有這樣他才能走出來

可惜

在你小學大一點年級的時候

就聽到學校打來的電話

說你闖禍了

而原因是因為你的善良無知被利用著

同學叫你拿福利社的商品不付錢的走出去

天曉得你是多麼善良

當時的你根本不懂得甚麼叫人心

我只能默默的

在角落裡

看著爸媽和老師說話

於是

又看到媽媽哭泣了

家裡常常會因為你的事情而鬧得不愉快

當時的我還小

不懂得怎樣緩和氣氛

不懂得調節

還是只能默默的假裝睡著偷聽著

然後在不斷不斷的對自己說

“他們不會離婚 不會棄妳於不顧的”

爸爸開始更嚴格的訓練他

爸爸只會對他很兇 會打他

事後媽媽總是流著淚拿藥膏叫我擦

因為他說他不忍心看著紅色鞭痕

爸爸永遠是那個最支持你 最懂你 最希望你成為更好的人的父親

媽媽永遠是那個最呵護你 保護你 最希望你無憂無慮的人的母親

於是你長大了

成熟了

你總是比我強 比我好

不服輸的個性

鋼琴 電子琴 吉他 口風琴 直笛 南胡 二胡 你都愛

尤其是電子琴

你的無師自通讓爸爸特別買來放在你房間讓你練習

你喜歡看文章

參加報紙投稿

你大獎小獎不斷

到了國高中之後

你的電腦更是讓學校的老師們刮目相看

紛紛推薦你繼續升學往電腦發展

而你的本業按摩

你也不曾怠惰過

爸爸從很小就訓練你的手的力道

他怕你按不久 沒辦法忍受

你的毅力

以及你時常主動跟學長們學習以及常到按摩院去打工幫忙

讓你年紀輕輕就成為了我國最年輕考上丙級證照的按摩師

你第一次被報導讓我們家驕傲了很久

最後你放棄了升學這條路

毅然決然選擇了就業

曾經爸媽希望你待在台中好好學習

你總是待不住

換了幾家

終於你還是去了台北

開始了你的創業生涯

記得當初你在台北蘆洲時

我和媽媽及弟弟去找你

在附近的麵攤吃到所有人都流著淚

可想而知離家有多麼辛苦

但你還是很強

拿著手杖

就能自己搭公車 坐捷運 走在大街小巷去買東西

後來

你跟朋友合資開了間店

過程中仍是經歷了許多波折 挫折

也有過去公園擺攤一天賺一個客人的經驗

現在的你

常常被記者訪問 登報

還懂得做公益

是間按摩店的老闆

雖然仍有辛苦的時候

但是謝謝你還是不吝嗇的對這個家如此的付出

我20歲生日也要請我吃個飯 買蛋糕幫我慶祝

謝謝你這樣疼我這個妹妹

無論你在哪裡

無論你變換了怎樣的樣貌

無論旁人多麼的看不起你

謝謝你做你自己

謝謝你永不放棄自己

謝謝你讓所有盲人都有個指標

你可以靠著網路世界去推銷你的工作

你可以自由搭著高鐵及捷運去你想去的地方

你可以讓外人無法想像你的所作所為

沒錯

你是我們家的驕傲

不管你雙眼失明 耳朵失聰戴助聽器

你是我哥哥

我這個做妹妹的會永遠支持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